创意资讯

欢迎回来!世界“设计之都” 武汉

发布时间:2020-04-30 17:19:00

在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中,中国武汉展现了英勇无畏的文化特质。其实,武汉还有一张国际名片,那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计之都”。随着武汉解封半月,设计将如何帮助武汉重建其城市形象?文化将如何帮助全球城市走出封锁?联合国新闻为此与教科文组织负责文化事务的助理总干事埃内斯托·奥托内(Ernesto Ottone Ramírez)进行了独家对话。

武汉与“设计之都”的渊源

城市可以一夜解封、通行可以有序恢复、商业也可以逐步走上正轨,但疫情给一座城市带来的更深层次的影响却需要从文化和人们的心灵上加以重建。教科文组织负责文化事务的助理总干事奥托内表示,他很高兴看到有着3500年文明史的武汉逐步恢复其应有的活力。 

       奥托内认为:“武汉是中国设计方面参与度最高的城市之一。我们有着共同的承诺,让创造力成为可持续发展背后的推动力,武汉一直在这一倡导和努力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位于长江流域核心地带的武汉是17世纪以来万里茶道上的“东方茶港”,也是结束中国封建制度的辛亥革命之地。2017年,武汉加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成为设计之都。教科文组织认为,武汉创意产业蓬勃发展,已成为经济社会的创新引擎。例如,聚焦艺术与科技融合的武汉设计双年展已颇负盛名。
       2018年,武汉规模以上文化创意企业营收达1417.8亿元,并规划到2021年实现设计产业营业收入2200亿元,新增从业人员6万人的目标。此外,武汉在桥梁、高铁等工程设计领域居世界领先地位,在光通信、地理空间信息、北斗导航、数据库、数控系统工程和汽车等领域已在中国国内取得领先优势。 

“教科文组织创意城网络是国际合作和城市交流的强有力的平台。因此我们希望,这可以在疫情后的过渡时期为武汉带来支持。我们知道,近期武汉设计所呼吁全球城市通过平面设计来提高意识和激发希望。面对2019冠状病毒疫情,13座教科文组织中国创意城市和其他国家的城市已经响应了这一呼吁。一些设计作品被装置在当地医院和其他医疗设施中,以支持和激励人们。

在这一危机中,我们看到创意和设计在应对疫情挑战过程中的重要性。我们欢迎武汉最近所宣布的,将其方舱医院的设计细节免费分享给任何有所需求的城市。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说明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如何能通过设计共同应对危机,不仅在目前,也在复苏阶段,比如我们开始在欧洲重新生活。”——奥托内

全球创意城市携手抗疫

创意城市网络创立于2004年,致力于促进将创意视为可持续发展战略因素的城市之间的合作,共包括文学之都、电影之都、音乐之都、手工艺与民间艺术之都、设计之都、媒体艺术之都和美食之都7个类别。目前,全球有246座城市入选。

其中,意大利美食之都贝加莫、中国民间艺术之都杭州、伊拉克文学之都苏莱曼尼亚等多座城市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奥托内表示,这些城市以创新的方式一直鼓舞人们坚持抗疫。

    “新冠疫情的确是我们所有人必须共同面对的第一个全球危机。3月中旬,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号召其246个成员分享他们如何通过文化和创造力来应对疫情。我们有一些很好的例子,例如在罗马这一电影之都,影像和电影片段在建筑墙面进行投影播放。在巴西的库里提巴这一设计之都,人们通过3D打印技术制作口罩来保护那里的医护人员。这只是两个例子,来说明我们如何通过虚拟的方式分享创意,而且其中一些做法已被全世界的其他城市所采用。

因此我认为,这表明创意城市网络作为国际交流平台的力量非常重要,对我们目前的时期也是如此。在危机后阶段,我们还需要利用城市和文化的力量来帮助城市经济复苏,这一点非常重要,但也需要在社会层面进行恢复。创意城市网络将继续开展许多项目和举措,并在城市与其他部门之间创造新的活力,通过文化支持经济复苏、加强社会凝聚力。”—— 奥托内

文化部门或将最后恢复正常

新冠疫情对各个部门都造成了冲击,文化部门也不例外。教科文组织数据显示,超过80%的世界文化遗产被关闭,地方社区和文化从业者的生计面临威胁。文化机构和设施,包括博物馆、剧场和电影院每天损失百万美元的利润,很多不得不裁员。在世界各地,许多艺术家原本就在兼职、从事非正式工作,或在疫情之前没有稳定的劳动合同,他们只能在挣扎中求生存。

为此,教科文组织日前举行了在线全球文化部长论坛。奥托内表示,在此次长达7个多小时的马拉松式的会议上,140多位文化部长分享了各国的最佳做法,并对文化部门如何应对疫情展开辩论。

奥托内表示,这次会议更多地是分享每个国家和每个文化部长提出的建议和对策,因为大多数参会国家——140多个国家,都关闭了所有文化机构。因此,包括专业技术人员,遗址管理者在内,文化部门面临非常、非常大的危机。在这些国家,最后一个恢复正常的部门将是文化部门。

“因此,倾听他们的想法是第一步。与此同时,我们正准备对所有成员国做出回应,以便为艺术家及文化机构和公共文化政策找到一些良好的解决方案。”

奥托内表示,这次会议更多地是分享每个国家和每个文化部长提出的建议和对策,因为大多数参会国家——140多个国家,都关闭了所有文化机构。因此,包括专业技术人员,遗址管理者在内,文化部门面临非常、非常大的危机。在这些国家,最后一个恢复正常的部门将是文化部门。

“因此,倾听他们的想法是第一步。与此同时,我们正准备对所有成员国做出回应,以便为艺术家及文化机构和公共文化政策找到一些良好的解决方案。”

目前我们的数据显示,全球约90%的国家已经完全或部分关闭世界文化遗产的参观活动。这是文化数字化积极的一面,因为最终它将保护人类文化表达的多样性。

但同时我们也要解决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的数字鸿沟。很多南方国家缺乏互联网服务来实现‘云游览’。我们必须找到解决方法,也包括性别之间的差异。在很多国家,妇女在无线上网时面临更多问题。而且,在这个数字化的环境中,我们必须确保艺术家和创作者获得应得的报酬。” 

在人类历史上,危机往往是催生新的艺术形式的力量之一。如果说文化数字化是当今世界应对新冠危机的方式,那么文化部门应如何更具抵御力,以经受这样的危机,并做到继续传承,也是一个挑战。

对此,奥托内表示:“前不久,我们发起了‘坚韧艺术’运动,我们尝试将文化领域很大一部分群体组织起来,比如难以获得社保机制的劳动者或文化企业家以及非常脆弱的中小型企业。新冠疫情下,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脆弱。

我们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让国家、部级层面能听到这些声音,形成一种自下而上的反馈,并确保学术界以及文化和遗产部门所有工作者的声音都能得到倾听,确保每个人都认识到艺术家在当下所发挥的作用,确保他们在这段时间内留给我们的一切也能以某种方式在解决方案中反应出来。“

最后,他重申:“这些声音还将继续试图找到答案,来恢复所有在危机时期丢失的一切。因为最重要的是,不要让文化部门在过去30或35年中所取得的进展付诸东流。”

相关标签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8225号 京ICP备19018343号 © Copyright 2016,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ordPress I Designed by ShineDesign.net